老板扒了美女的内衣—丁丁一出一进

热点 2020-07-01 21:02:04

放下电话后,我特开心,简直都想在床上打个滚。

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我就给王胜男说了这个事。

王胜男非要让我跟着她去配个链子,说之前在那个玉器店弄的链子就是个红绳,不够好看,想配个好看的。

我正好也有好多话要给她说呢,我们趁着午休就去了附近的小市场。

批发市场有很多卖杂物的,还有不少首饰什么的,真真假假掺在一起的。

王胜男说她就知道我得落卖猪肉的手里,她最后挑挑拣拣的看上一个中国结,那个需要老板现场给弄。

等她的功夫,我就在附近转了转。

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,我就看见有不少摊位都卖我这种木珠链子的。

有一串珠子跟我手上的特像,我忍不住拿起来闻了闻,那串珠子倒是也有味道,就是味可冲了,不那么好闻。

摆摊的老板看见我在看他的货呢,就忙说:“紫檀手链,买一个吧,开过光的……”

我赶紧摇头:“伺候不起,开过光的讲究太多了,我还是别乱请了……”

那人见我手上也戴着一串呢,忙推销着:“那这个吧,沉香的,就是贵一点,可是有收藏价值,好东西越来越少,这东西,最近价儿涨的特高。”

我好奇的把那串珠子拿过来,闻了一下,还是没我手腕上的这个好闻,我也就摇头说:“味不好闻……”

“很好闻的,对心脏好,理气,闻久了身体都好了。”

这卖家可真会说,我身边正有个人也在低头选手链呢,一听见我的话,忙就抬起头来,非要闻闻我手上的珠子。

果然那人一闻就说道:“是没你的好闻。”

我也是这么觉着,主要是我戴的这个珠子吧,香味特别奇特,而且就跟香水似的有一种变化在里面,香味特别绵长,越闻越舒服,而且味道就跟发散的一样,是一丝一丝的。

跟我这个一比,这货摊上摆的那些,就跟被香皂水泡过的一样,香的特俗,还刺鼻子。

那个闻了我珠子的买家也觉出不一样了,当下就不买了。

还问我手链是哪买的,我忙说这是别人送的,那人也就去别的摊子选去了。

结果这么一弄,给摆摊的刺激到了。

那人估计也是气我坏他生意,当下就讽刺我说:“是有好闻的,几十万上百万的奇楠沉香你买的起吗?在这种地方找好闻的,有病啊?!”

我气的够呛,真想跟这种人吵几句,幸好王胜男串号玉坠过来了,忙劝了我几句。

我忍不住对王胜男说:“以后就不能随便来这种杂货市场,什么人都有,素质又低,还没地方投诉他们……”

王胜男个没心没肺的,然还有心思逗我:“你以后少不了上乱糟糟的市场,你都找了卖猪肉的了,没准以后你还得跟着切猪肉呢……”

第 7 章

马千里给我发短信挺勤的,上班的时候还会给我打电话。

就是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唠唠叨叨的说话。

不过我这个工作吧,平时就是接各种维修电话,做户信息反馈的。

于是就有点接电话综合症似的,每次接电话都是一板一眼的,你好,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开头。

最开始王胜男笑过我好久,慢慢的才适应了。

所以开始的几次马千里也被我吓一跳。

后来他知道我上班的时候电话此起彼伏了,也就不那么打电话了,顶多偶尔发个短信什么的。

倒是在午休的时候,他在电话里问我:“平时工作都这么忙吗?”

我趁机诉苦着:“岂止是忙啊,简直忙的脚不沾地啊。”

要不然干嘛每天累到虚脱,都不想出去约会呢。

最近他肯定是挺想见我的,奈何我实在是忙的喘不过气来,也就周末的时候还能出去。

所以等周末我再跟他见面的时候,我就努力的想着跟他多联系的办法。

电话短信什么的显然是不合适,我也就说:“我上班的时候倒是能上网,我常年都挂着Q的,对了,你可以用那个跟我聊天啊?”

结果话一说完,我就想起来了,他那个肉铺啥的未必有电脑跟网线,不过现在用手机聊Q也挺多的。

不过我随即又想起他那个破手机了,我赶紧说:“倒是可以用手机聊,不过你手机也太破了,没上网功能吧?”

“没事儿。”他无所谓的:“我换个。”

换是要花钱的。

为了让他跟我上网聊天还专门买个手机多不划算啊。

我灵机一动,一下就想起最近移动的活动来了,我赶紧的说:“最近移动在搞活动呢,交话费换手机什么的。”

我撺掇着他:“你也去弄一个3G的手机吧,反正电话费早晚都要交的,这种就当白使个机子挺划算的。”

他哦了一声,兴趣不大。

可我是行动派的,二话不说就带着他去附近的移动营业厅去了。

到了地方,手机种类很多,而且赶上周末挑选机子的人不少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推荐阅读